(1 / 2)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慕容浔面色一惊:“晨妃就算有跟李默互通的信函,这件事情仍是太过诡异,父皇不该轻易相信才是。”

“不知为何,父皇知道了凤卫身上特殊的印记。而梅香正好有同样的印记,且她是轻丹贴身婢女,再怎么辩驳,这件事情也不可能过去。”

“轻丹现在如何了......”

“她被我送回王府了,不过以防意外,很快我就会将她送走,先藏起来。”

慕容浔眼皮一跳:“父皇怎么肯放她走?”

“因为不是父皇放的,人是我放的。父皇,被我用药物控制住了......秦骞也一样。”

听到慕容霁说完,慕容浔震惊地许久说不出话,好一会儿他才拽住慕容霁的衣领。

“你怎么敢!”

“那个药不会对人有过分的伤害,只是不能说话,力气丧失......”

“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有伤害吗?父皇体内的毒素还没解开,现在你又让他雪上加霜,你有没有想过后果!”

慕容霁静静地掰开他的手,眼中一片淡漠。

“所有人都可以怨我,但我不后悔所作所为。”

慕容浔死死盯着他,即便他再怎么疼爱慕容霁,也不可能对他毫无怨言。

可是想到赵轻丹身份暴露,若是没有任何举措,多半难逃一死,他的心里又怎么都无法接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